-史蒂芬史匹柏拍的電影?-

回想史蒂芬史匹柏之前所拍攝過的電影,大概分兩種套路,一種是有戰爭背景的電影,例如 : 《搶救雷恩大兵》、《戰馬》、《辛德勒名單》、《林肯》、《間諜橋》等等,然而另一種,就是科幻或冒險類型電影,例如《侏儸紀公園》、《大白鯊》、《丁丁歷險記》、《ET》、《第三類接觸》,或者是都兼具的《印第安那瓊斯》,他只要出手拍戰爭背景電影,就是幾乎都能入圍奧斯卡,成為考究歷史不可或缺的電影標竿,然而只要肯出手拍科幻冒險,總是就會被熱烈討論,而最後成為一個時代的流行象徵。

 

他的電影都很單純,不過總是能幫大家完成心目中的夢想,什麼是夢想? 像是恐龍、人工智慧、外星人、古墓傳說,這些傳說都是身為活人就會好奇想親眼見到的東西,但是就是無法遇見,所以只能夠像夢想一樣在想像中飄移,然而史匹柏就總是能把這些夢想給實體拍攝出來,難怪他的電影公司叫夢工廠(DreamWorks SKG),因為它總是在幫人們實現夢想,實現想看恐龍的夢、想看外星人的夢、想看奇幻國度的夢。

 

他每拍完一個電影就會變成世代的流行指標,所以為什麼現在一堆鯊魚電影? 為什麼一堆恐龍電影? 為什麼一堆外星人電影? 因為這些這些類型電影的創舉都被史匹柏拍的太有指標性,所以成為了流行文化的瘋狂效仿對象,然而現在《一級玩家》出世了,我只能說他又做到了一個世代的指標了,他完整定義了80年代的流行文化,如果說史匹柏是築夢者,那一級玩家可能是他有史以來築過最大的一個夢。

 

 

 

張大你的眼、撐開你的耳,你只需要呼吸、就會澎拜、興奮

在綠洲裡面,出現什樣的東西都不能喊不合邏輯,所有在80年代所熟悉的文化都可以出奇不意的跑出來,然而因為是在綠洲,所有不相干的東西跑出來都可以是合邏輯的,盡管不能全部彩蛋都認識,但總是會有一兩個熟悉的對象。

 

所以我必須承認,我看一級玩家根時候根本就不像在看電影,而是被迫體驗某場旅程,結束了之後只需要呼吸、就會澎拜、興奮,心中所有熟悉的娛樂形象隱約同框在一個世界,默默向大家招手。

 

 

夢幻對決?

     當帕西法爾在熱自己車的時候,放了瓊.傑特的I Hate Myself For Loving You!

 

 

     

 

然後自己的車卻是《回到未來》裡的馬蒂所開的時光車,而且裡面的電表還顯示2045耶? 此車不是在第三部曲的時候此車就回去了1985了嗎? 怎麼現在跑來這裡? 馬蒂怎麼還不趕快去告訴博士你的車幹走了? 哈! 可怕的不是馬蒂的車突然從1985年被送過來,而是他身邊竟然還有一堆別的世界的車

 

 

 

 

蘿拉真的很猛!什麼都敢? 為什麼這麼說!? 因為她連史蒂芬金的惡靈紅跑車都敢碰! 都不怕中邪耶? 而且我非常確定蘿拉一定征服了這台惡靈紅色跑車! 為什麼? 因為她隨後在夜店裡還活得好好的,然後她跟迪希在協調著什麼? 摸著一台兇車! 跟一個戰場機器協調事情,怎麼想都詭異!?

 

 

      蘿拉背後那台是什麼? 不用懷疑就是《天龍特攻隊》那一台廂型車。

 

 

 

    MAX攔截者(下圖)

1966年蝙蝠車(下圖)

馬赫5號(下圖)

    詭異的是,隆跑到馬赫5號旁邊! 所以我嚴重懷疑馬赫是他應該不為過?

 

 

 

最左下角那台是1982年Pole Position遊戲的紅色跑車(請看下圖)

 

 

    到這些都只是驚鴻一瞥、曇花一現罷了,真正令人興奮的是! 阿基拉與怪獸卡車來了!?

 

金田正太郎的紅色重機

怪獸卡車

 

馬蒂的時光未來車、金田的紅色重機、怪獸卡車,我想大家絕對都耳熟能詳,但絕對不會想到3台車總有一天會對槓起來,但你絕對會想看他們對槓起來會是什麼樣子? 這是某方面的喚醒淺意識的夢,不是嗎? 不會想到未來某一天,能在大銀幕上看見金田正太郎能夠與馬蒂來一場經典夢幻對決,而且不是網友自製!? 而且夢工廠電影真的把這場夢幻對決給拍出來! 真的看了只有澎湃兩個字而已,我絕對絕對會為了金田正太郎與馬蒂去敗一張藍光來,收藏在我的書櫃上。

 

電影中的夢幻對決,導致我放棄觀看電影中劇情,而是把畫面當成每秒上萬元來觀賞,直到後面我也不想管劇情了,只想看還會有什麼神秘嘉賓。

 

 

 

帕西法爾在到商店購買辛密克斯方塊,一開始我還沒有發現到,直到帕西法爾使出方塊,把時間往前倒退一分鐘之後,我就傻住了! 原來如此! 勞勃辛密克斯不正是《回到未來》的大導演嗎?(下圖) 正是因為他! 這方塊才有倒退時間的功能。

 

 

帕西法爾在鏡子前換的三套衣服,分別是麥可傑克森的經典「戰慄紅衣」、美國傳奇歌手Prince的「紫雨」、杜蘭杜蘭搖滾樂團的衣服、而最後則是挑上了「反暴戰士盟」電影主角穿的衣服。

 

麥克傑克森戰慄紅衣

     

 

Prince的紫雨專輯封面照服裝

 

杜蘭杜蘭樂團的服裝

 

反暴戰士聯盟電影主角服裝

 

 

 

夢幻夜店裡! 嘉賓休息時候會想來休息的場所,舞會時候還效仿電影《周末夜狂熱》的經典橋段,還有放映他的歌曲,根本是為周末夜狂熱而經典重現,就連挑的舞步都如出一轍,當然比起約翰屈伏塔跳的,還是差了點。

 

 

 

地板上的裝飾也是周末夜熱一模一樣

 

 

當然最讓人眼睛為之一亮的,就是哈利奎茵阿!? 哈利奎茵被i-R0k給趕走後,最後寂寞的跑去找Joker跳舞,這對天造地設的黑色情侶檔,電影很給他們倆面子,特別給他們這一場戲。

 

 

《蝙蝠俠 : Arkham》中哈利奎茵的造型

 

致命玩笑中的Joker、當然臉上的傷疤正是希斯萊傑版的Joker傷疤

 

 

當然若你真的去注意哈利奎茵的話,你會發現她的一舉一動都是有故事動機了。首先先跟喪鐘一起來到夜店,之後再跑到座位上喝酒被i-R0k趕走,隨後在與Joker在空中慢舞,算一算她的戲也有3場之多,非常吃重。可見她來到這裡可能企圖想找不義聯盟來破解這整個綠洲的遊戲,順便一提! 死射也有被她找來! 更可怕的是! 如果你有注意! 喪鐘有用充滿殺意的眼神看著帕西法爾(我承認我想太多)。

 

對了! 還有突如其來的閃光臉部大特寫

 

我想閃光應該是在這群角色中最年輕的,嚴格來說他2014年才問世,真的是小菜鳥。我真的覺得是怕太年輕的觀眾都不認得裡面的角色,所以才插一個閃光進來,但電影很給她面子,還給她的一頂上特寫、最後還勾結春麗參加最後一場戰爭(來亂的)。

 

還有偷偷在夜店跳舞的甘道夫

 

喔對了! 布蘭卡也勾結春莉了,薛普似乎在想什麼!? 蘿拉你剛剛摸那台惡靈跑車沒事吧? DEVO盆栽帽怎麼被幹走了?

 

 

蘿拉卡芙特! 辮子版本

 

《快打旋風》布蘭卡

 

《質量效應》的薛普男性指揮官

 

DEVO盆栽帽

 

《王者之劍》的CONAN

 

 

 

不要以為你在那麼邊緣我就看不到你

hagar the horrible

 

 

夜店主題曲是by New Order的Blue Monday

 

 

 

 

我竟然能在有生之年看到鬼店的4DX 3D版本

 

我真的一直以為,鬼店應該只是輕描淡寫的帶過吧? 可沒想到竟然是直接進到鬼店裡當作一個關卡!? 從一開始那熟悉的配樂,我就開始興奮不已想對螢幕咆嘯,接下來又看到傑克的打字機瘋狂打出鑰匙圖案,到後來那那兩個小鬼女大喊 :「Hi! Danny」的時候,血就從電梯裡面完全漸出來血滿溝榘,到Aech與裸女對質,到那隻熟悉的強尼斧頭出來,還有那牆上強尼的頭像被換成Halliday頭像,還有那停在旁邊沒人騎的三輪車,跑到迷宮裡,還有最後的詭異至極的舞廳,我沒有一刻是冷靜的。

 

鬼店在我心目中絕對是神作之一,沒想到竟然還能在有生之年看到一次,真的好爽! 所有彩蛋裡面! 就鬼店被拍的最長,看得出史匹柏到底多在意史丹利庫柏力克,畢竟史匹柏可是有拍攝過史丹利庫柏力克的未完成之作《A.I.人工智慧》,對他而言! 現今導演最了解史丹利庫柏利克風格的人,僅有史蒂芬史匹柏一人莫屬,我光是想像在片場裡面! 再一次還原出鬼店場景,再一次的拍攝,雖然史丹利庫柏利克不再了,但是還有史蒂芬史匹柏替他在拍一次鬼店,光是這樣的聯想我就感動萬分,鬼店那段除了淚流滿面之外,真的沒別的了,那真的是每個電影咖與電影人的共鳴之處。

 

直接附上配樂再說

 

 

 

 

當所有虛擬角色在你眼前擺出來的時候?

即使不懂梗! 身為台灣人絕對忘不了那兩個吧? 沒錯! 我講的就是RX-78-2與哥吉拉! 重點是你有想過他們裡可以對槓起來嗎? 絕對是有想過! 但就是沒有人去實現它! 如今已不用去實現了! 因為已經是事實了!?

 

 

 

RX-78-2比出合體成機後的招牌動作!?

 

機械哥吉拉(三式機龍)

 

哥吉拉出場音樂

 

 

 

鐵巨人

 

 

 

 

 

 

電影《情到深處》的收音機

 

帕西法爾拿收音機放的歌曲是扭曲扭曲姊妹的《We're Not Gonna Take It》

表示大家對於創線企業的作法感到不滿

 

 

比鄰星

正是在《復仇者聯盟3》裡拿著槍刺美國隊長的那個女人,企圖先擊倒創線企業,再去無限之戰

 

快打旋風的沙加特

 

《自殺突襲隊》的死射

 

 

 

 

 

 

這些很像雜魚的士兵是誰?

 

 

抱歉! 他們是《最後一戰》的戰士部隊! 不是雜魚喔!

 

 

 

 

中間兩位就春麗與閃光這眾所皆知

那一小點紅紅的是《為戰而生》裡的Ambra的服飾

 

魔誡英豪的骷髏大軍

 

《真人快打》的Cassie Cage

 

吸血鬼Rayne

《質量效應》的薛普女指揮官

Uruk hai broad bladed sword

 

 

 

 

 

 

忍者蛙(似乎是帶著衝的)

 

柯博文

(這大家都知道,可惜出場只有一粒沙的鏡頭且不到兩秒)

 

《辛巴達七航妖島》的獨眼巨人

 

《為戰而生》的El Dragon

 

 

《為戰而生》Toby

(可憐被擋在El Dragon後面,莫非是在隱喻著什麼?)

 

 

《戰地風雲 2142》裡的機器人

(別說沒它的局)

 

 

Lady Death

(身材火辣的死神女,結果出場也是一粒沙的鏡頭不到兩秒)

 

《機器戰警原始版》 

(因為頭盔所以認得出來)

 

《Joust》飛天鴕鳥騎士

 

 

忍者龜Tokka

 

 

電光飛鏢俠的飛鏢

(看過電影絕對不陌生)

 

恰吉

(王世堅進軍好萊塢)

 

《銀翼殺手》的仿生人瞳孔

大刀的紅色眼睛(凸顯出假象)

 

 

 

這把槍是什麼?

是《毀滅公爵》遊戲裡的槍

電影裡的炸彈是什麼? 

炸彈(MADBALLS)

 

電影《大國民》的玫瑰花蕾

 

 

彩蛋旁邊的龍是真人快打的LOGO

 

 

 

就講到這! 我只講我在意的彩蛋,抱歉我就是這麼主觀! 

相信真的要全部找完,就直接叫史蒂芬史匹柏出來公開就好了!一直找其實沒什麼意義

 

 

 

這麼多彩蛋到底哪個才是重點?

彩蛋一定有重要與不重要之分! 我就不信史蒂芬史匹柏把鬼店搬上來拍,那鬼店會單純是個彩蛋而已? 並沒有任何背後意義? 這種話誰都不會相信吧!? 可是柯博文、質量效應的薛普、吸血鬼Rayne、這些沒去找就絕對找不到的彩蛋! 說他們只是濫竽充數! 單純只是拿來懷舊的話! 那我一定會相信! 所以重點是那些大彩蛋到底是投射出了什麼? 那才可能是重點喔。

 

為什麼彩蛋旁要放真人快打?

 

 

         

大家都知道真人快打是一個非常暴力的遊戲,是屬於那種打贏對手了,贏了之後還要加以殺害的殘暴遊戲,那位什麼要這麼刻意地把這麼暴力的遊戲放在彩蛋旁? 彷彿是隱喻暴力才是拿到彩蛋的方法。

 

整部電影雖然一點也不暴力,但很明顯的! 裡面有些人物都脫離不了暴力這件事,我真的不知道鬼店裡的裸女什麼時候會拿斧頭亂砍人? 什麼時候鐵巨人變成了戰鬥用的機器? 而且仔細去看看裡面的彩蛋人物! 8成脫離不了都是曾經施展過暴力或殺敵萬勇的角色(特別是遊戲人物),這件事情絕非導演刻意去形成,而是這些流行文化,其實都是默默反應現代人的內心世界,再現實不能對人暴力! 但在電影電玩裡可以! 所以自然而然! 大家看電影就只想看有重口味有戰鬥的商業電影,而遊戲則是要有決鬥、戰鬥這種才會滿足,所以漸漸這些軟文化變成了像衛生紙一樣,抽完爽一下就沒了,如果那真人快打是在顯示這件膚淺的事情,那似乎這是史蒂芬史匹柏對於流行文化表示遺憾的地方。

 

 

感覺很像是導演跟我們這麼說 : 

   「哈囉! 前面的彩蛋你看得很爽嗎!? 那我告訴你為什麼會爽!? 因為你只是膚淺的人!? 你只是想看你曾經熟悉的角色若一起競爭,而比個誰輸誰贏這樣而已,就是像真人快打一樣?!  想看看這些人怎麼贏了驕傲,輸了絕望這樣而已,」而遊戲在現實生活中,漸漸地侵蝕了現代人的思維也是事實! 坦若大部分的人對於遊戲的看法都像真人快打的世界一樣的話!? 那將會是非常殘酷且可怕的一件事情,很遺憾的是! 我看大部分的人玩遊戲! 幾乎都很想受擊殺敵人的快感。

 

我永遠不會忘記我曾經看過一群小學生! 一起看著《GTA》的影片! 邊喊著殺的好! 搶的好! 幹的好! 整整吼了一整天不停! 那時候我真的覺得! 這是另類的犯罪而且感到不舒服。而當我看到真人快打再彩蛋旁邊的時候,我瞬間覺得我是個膚淺的生物,突然興奮不起來,而是一再默默沉思。

 

史丹利庫柏力克(Stanley Kubrick)

 

史丹利庫柏力克(Stanley Kubrick)

 

大家都知道! 電影大量致敬了史丹利庫柏力克的電影《鬼店》,所有彩蛋就鬼店這一顆彩蛋最大,明顯是導演偏重了鬼店,或許史蒂芬史匹柏是想為史丹利庫柏力克做點什麼? 因為他曾經經歷過與史丹利庫柏力克一起相處的日子,他深知史丹利庫柏力克沒有完成《AI人工智慧》而就死去了的這種遺憾,他也絕對知道史丹利庫柏力克還有一堆故事沒有講完就離開人世間的這種痛苦,所以史匹柏才幫他拍完AI人工智慧,甚至拍了庫柏力克原本想拍的類似題材《辛德勒名單》。

 

一個人心理面有想對這世界做呼喊的故事,而卻未能完成就離世的遺憾!這種苦我想真的只有史蒂芬史匹柏最了解了吧? 如果想為史丹利庫柏力克的遺憾做點什麼? 我想就是再把一次鬼店搬到大銀幕上,再為他的電影再做一次致敬吧!? 而或許什麼80年代的流行文化已經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你們這些年輕人認識了史丹利庫柏力克的電影了嗎? 當你在玩真人快打的時候,要不要看一下鬼店阿? 如經人以亡! 但希望他的電影不管到什麼世紀都永遠不會亡。

 

現在的電影或許就像衛生紙一樣抽完就沒了!? 就像真人快打一樣膚淺! 可至少! 不要忘記曾經有人做出有重量的電影出來過,而這些電影應該是永生不死才對! 而不是跟著人一起死去。

 

奇怪了我怎麼突然覺得一級玩家是個很悲傷的電影,因為我真的為了這部電影想太多太多了。

 

 

 

 

 

敬鬼店再一次二度創作被搬上大螢幕,而且導演正是史蒂芬史匹柏

 

 歡迎來我的fb粉絲專業 : 無的存在空間

 

    無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