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與電影的比較、談論本質

電影改編自安妮寶貝的網路短篇小說《七月與安生》。盡管小說與電影是有差異的,不過看完電影後,會發覺電影與小說其實本質是殊途而歸的。

 

小說裡的結局說明了安生為家明懷下了孩子而難產死去,而電影裡卻是變成了七月為了懷家明孩子而難產死去,但是不管死的是哪一個人,也不管小說作者是七月還是安生,重要的是七月與安生是一體的,七月包含著安生、安生包含著七月、不管是哪一種的七月與安生,都是為了襯托出七月與安生都是彼此間的靈魂伴侶。

 

唯一不同之處是,電影版的蘇家明被驅逐出三角戀,沒像小說的蘇家明最後依然還是維持在三人之間,或許電影是刻意要更聚焦於七月與安生兩人之間的情感而踢掉了蘇家明,畢竟故事叫做七月與安生,而不是叫七月與安生和家明,所以大膽的把三角戀演變成兩人情歌,更顯現出七月與安生之間情同骨肉,別於小說好像似乎還有一個家明似的感覺。

 

 

 

裝模作樣的安生    

就像七月在床上對安生所講的:「我們倆阿! 都特別愛裝,可是你裝的不像,你真的很不會掩飾自己,」安生打從一開始,就老是掛著一張豁然開郎的笑臉,可實際上是自欺欺人。打從一開始安生就騙自己喜歡那個長髮吉他手,可實際上喜歡的是家明,後來明明就很喜歡家明,卻又自大的把它讓給七月。酒吧喝酒時候裝作自己很會喝酒,可實際上都只是愛面子做堅強。車站離別時候,也是裝作一副自己很豁達,結果離別了就躲座位上偷哭。

 

安生外流浪,是為了追求她口中的與眾不同,俗不知真正會使她人生與眾不同的,就是肯對她真誠開放的林七月,在每次七月要與安生講真心話時候,都要等安生演完一齣:「我很瀟灑,我沒事」這種爛戲後才能跟他講話。

 

整部電影,都有一大段的篇幅是要看李安生裝模作樣,直到浴室裡七月所對安生說的:「你別裝了! 你以為以前那些男人都是真的愛你呀! 這個世界上除了我,根本沒有人愛你,」而裝模作樣的安生才真正醒過來,原來自己真正需要的,正是身邊七月,並不是外面認識那一大堆的新朋友。

 

這讓我想到了,安生的裝模作樣不就是現代人的通病嗎? 不表現出脆弱的一面,而拚了命的掩飾,連可以相信的朋友都要掩飾,裝屌~裝酷,以為自己到處旅行就好像與眾不同,以為自己眼界很大,可其實一切都是虛假無比。

 

 

純真率直的七月

七月這名子,是來自她的出生,她出生在一個炎熱的七月,對她母親來說,在酷熱中難產是一次劫難的經驗,因為太辛苦了,令人難忘,所以就給孩子取名為七月,表示七月裡的劫難,七月這名子看起來文青,不過其實平淡無奇。

 

可是七月自己本身也是人如其名,只希望過平淡人生,正與安生相反,而且個性上也是相反,安生是裝模作樣,而七月卻是純真率直,喜歡家明就不掩飾地講出來,車站離別的時候,對安生的不捨直接低下眼淚表露無遺。她天真無邪、外表又得體,人見人愛、生活安穩、人生無風無雨,是大家口中說的好孩子,所以自己自然也只求一份安穩,俗不知因安生介入她的人生,才明白到自己過度活在舒適圈裡面。雖然喚醒了安生的無知,卻不明白自己人生方面,只知道活在安逸世界裡草生草死,最後卻成為了第二個安生(這是與小說最大不同之處)。

 

這似乎也是現代人的通病之一,不肯跳脫舒適圈,以為一切都可以安然無恙,自以為是好孩子,實際上是個井底之蛙。

 

 

 

     

 

缺一不可的兩個人

七月與安生這兩個人都不完美,但她們身上都有彼此所欠缺的東西,安生可以在七月身上找到安穩,而七月卻可以在安生身上找到自由,說曾經恨過彼此,但也只有彼此。

 

彼此之間恨過吵過,那叫做真實,因為在意彼此才會直話直說,真正在意對方的朋友,講出來的話七八成都是狠話,但狠雖狠,可心裡面都是出自在關愛上面,總比一些只愛聽漂亮話,只想受到鼓勵而活的人真實多了。兩個人在床上擁抱,那滿滿的真誠,七月像孩子一樣躺在安生胳臂上,像孩子一樣受傷而沉悶而鳴咽,而安生就像母親一樣,撫慰著自己的孩子,撫摸她的肩膀、安撫她胸口內的恐懼。

 

這段的真誠流露,用 這種字眼去形容,我覺得是單方面的破壞。而我完全被馬思純的真誠給弄到了,她每一句表白都好誠實! 就像告白一樣真誠,對安生的真誠表態 : 「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我恨過你! 但也只有你,」我想連真正的馬思純與周冬雨也被這真誠給影響到,真的變成彼此的死黨。

 

任何東西,不管是什樣的溫柔、什樣的同理、什樣的真理、什樣的堅強,只要本質上不是建立在誠實上面,那一切都是泡影。

 

我永遠不會忘記《與神同行》最後那一場母親原諒孩子的戲,我想說的是! 那一場戲真的讓我看了想離場,似乎只是在告訴我們!「 喂!~~ 快哭吧! 這可是母愛耶! 還不快哭! 」我真的不知道為什麼! 我總是能感受到那場戲的虛假,盡管它是母愛我也覺得噁,而七月與安生盡管像是在搞基,但我總是覺得,那還真正像母愛的感覺,對吧? 就像安生簽不下七月的死亡證明書一樣。

 

 

俄羅斯 海参崴燈塔

海參崴燈塔是位在俄羅斯最東方是海港城,就像盡頭一樣,就像七月走到人生盡頭一樣,安生與七月是靈魂伴侶,但命運走上必須分離的道路,可是兩個人朦朦朧朧中似曾相似,在各自影子中都看的到彼此,那誰還能走遠呢?

 

我的粉絲團: 無的存在空間

    無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