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政治拍成電影一定很精彩,所以血觀音來了
       記得之前我某個論壇看到這種討論 : 「台灣人沒種拍政治議題的電影,如果肯拍絕對屌打好萊塢!?」,好其實講這話的人就是我,結果就在今年就真的有人拍了政治議題的電影,也就是今年入圍金馬8項的《血觀音》。所以真的有人拍出政治議題電影的時候,結果真的是精彩的嗎!? 答案是 : YES!,血觀音不但大量涉及的政治元素,把法律白手套的醜態一一表態出來再眾人面前,不但真的拍給你看了!還把它拍好拍滿,絕對揭發出你想看到的政治黑暗面
 
----防雷線----
 
 
 
 
 
 
 
 
 
 
 
 
 
 
 
 
 
 
 
 
 
 
 
 
 
 
 
 
 
 
 
 
 
整個棠府充滿了虛情假意
       棠寧(吳可熙 飾)與棠月影(惠英紅 飾)是棠府骨董商的領頭,不但一起炒地皮,還一起共謀滅林家上下,在院長夫人面前眉開眼笑,實際上都是笑裡藏刀,在政治利益中穿針引線,實在令人生畏。家中最小輩分的棠真(文淇 飾)從小就習慣窺視棠夫人與棠寧的生活,任何心機手段看久了沒有青出於藍也難,所以就一步一步的走歪。棠府一家三代對外口蜜腹劍,對內也是虛情假意,從上到下由裡到外都在弄虛賣假,誰也想不到棠月影會賣女兒、也想不到棠真小小年紀就會間接殺人,也想不到棠寧給警員們喝的咖啡竟然是貓屎熬成的,而且大家還喝的津津有味。
 
 
 
林議員夫人 : 「Marco​有沒有幫你找馬?
        血觀音把角色特色發揮到淋漓盡致,劇中全部的角色都有一定的個人目的與色彩背景,沒有一個角色是膚淺或著只是單純拿來做襯托效果,幾乎每一個角色都有經典台詞,就連邊緣角色都有深邃的設定,例如出場沒多久就被殺的議員夫人(太久保麻梨子 飾)。議員夫人從宴會上感覺出來是最純潔的,就連別人對她講尖酸刻薄的話,她也可以繼續保持著冰魂雪魄的形象,可是夫人在馬場用虎目圓睜的眼神,向棠真詢答林翩翩與Marco的勾當時,完全與她平時在眾人面前擺出的形象有所出入,平常在林議員旁邊看似閑靜少言,可私底下卻跟Marco有一腿,實在是表裡不一。這議員夫人的角色其實有很多層次可以發揮,光是表裡不一這點就可以有許多篇幅可以表現,可惜就只是個邊緣配角,正要發揮她黑暗面時候,本來還會期待來個母女鬩牆,結果突然就被殺了,讓我覺得這角色有點可惜,被強制收場,不然林夫人其實有許多秘密是可以被揭露出來的。
 
 
 
劉縣長夫人: 上面夫人在賣扇、下面官員在討紅包,這個面子能不做嗎?
         本應該是慶祝開發案的聚會,卻變成尖酸刻薄的口水戰,根本是藉由聚餐來讓大家沒有台階下,而劉縣長夫人(王月 飾)完全扮演好這冷言酸語的角色,除了把棠家三代的長袍講成pajamas之外,「上面夫人在賣扇、下面官員在討紅包,這個面子能不做嗎?」這句話更是把棠家扁的一無是處,連一個小扇子也能哄抬價格,不用說背後有多少貪汙點了。劉縣長夫人這角色的存在,似乎是劇本故意要留給她酸這些腐敗的官僚制度,雖然酸言酸語顯得討厭了些,不過也能顯現出棠夫人有多麼的虛偽。這部電影因為有縣長夫人,所以酸味整個滿天飛,飛到蒼蠅都要來了,角色個性發揮很大的功能,因為這部電影就是要有她這種人來酸虛假的白手套。
 
 
特助 : 只要你把30億吐出來,說不定我就能保你家人平安
       陳珮騏在距裡面扮演議員特助,跟縣長夫人一樣講話刻薄,不過心思與手段都不會只放在嘴上而已。滅門慘案一過,大家都在想該怎辦的時候? 議員特助就已經在行動了,查案速度甚至比警察快,很快就知道買麗水地的人頭是落在棠府,本來可以捉拿棠月影成為大贏家,不料卻被監視器擺了一道。說到特助敗給棠夫人的情節真的很像八點檔,往往八點檔要捉拿壞人的把柄都是透過監視器來當證據,這種情節感覺陳腔濫調,但反而利用這濫點來顯示出特助是個粗心大意之人。竟然這麼厲害!? 私下綁架淫海小清流,製造出自殺假象實在高招,送嘴裡插滿子彈的魚給棠府,實在令人生畏!但怎麼連個監視器都不懂的遮? 敗在這麼粗俗的點上!? 連小孩子要偷東西之前都會去注意有沒有監視器了? 而你竟然不會?  要使壞卻弄巧成拙,顯示出特助不夠細心。最後威脅夫人講:「只要你把30億吐出來,說不定我就能保你家人平安」這句台詞很像八點檔台詞,可是也是劇本對白裡面最直接的一句話(其餘幾乎都是反諷或句中句),講這種台詞讓我有點被抽離出血觀音的腹黑世界,在這種對白都是句中句的燒腦電影裡,竟然有人講了這種八點檔台詞,一語道破講出重點,實在是爽快,用電視調監視器更是八點檔風格,八點檔給人印象是乏味,不過當台八陳珮騏的對手是惠英紅的時候,它就不再是索然無味的八點檔,而是妙趣橫生的電影。陳珮騏把台八功力發揮的爐火純青,順利把特助魅力推向顛峰。
 
林翩翩 : 「​她在會偷看自己姊姊,不! 是媽媽做愛」
        林翩翩(溫貞菱 飾)光是出場就能知道這女孩居心叵測,是棠真的死對頭,像是天生來與棠真做對一般,除此之外還是個善於欺騙感情的女孩,是多麼會在別人面前裝模作樣呢? 假裝一廂情願喜歡上Marco,可實際上是想扣留Marco證件,讓他留在林家被利用,最後她與Marco的在馬場的勾當被棠真揭發出來之後,就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把證件透過棠真還給Marco,可實際上是為了明哲保身的一樁假戲,一切行為舉止都是演的,連笑容都是皮笑肉不笑。擅於用演技來欺騙大家是翩翩的個人特質(與假裝不會講中文的母親有相似之處),年紀輕輕城府心如此重,實在惹不得。不過翩翩對棠真低三下四的態度也成了她的死穴,死在棠真手上,也說明林翩翩太小看棠真,還以為她是個小孩,以為自己與Marco上床被她偷看到也不會怎樣!? 誰沒料到棠真早已青出於藍,最後被狠狠的整到陰間去了,之前連穿個拖鞋都要等棠真替她服務,與Marco勾結還要她幫忙翻牆,把棠真看成僕人似的使喚,沒想到是養虎為患,最後被棠真雷到也只能說自作自受。
 
       林翩翩的出場方式,主場掌控性甚至壓過棠真,讓大家以為她很難纏,只可惜不是主要配角群,風光只能留給棠寧與棠真,不然在溫貞菱的表演下,林翩翩這個角色層次感甚至比許多電影的主角還來的豐富。林家滅門來的太突然,沒能看到更多林家內幕就強制收場,假如這是電視劇的話,林家三口一定有很多篇幅可以發揮,有溫貞菱在,林家要變成另一個棠府又有何不可? 真要給溫演還不一定會比文淇差,加上翩翩與母親的感情與文淇和棠月影之間也有異曲同工之處,嚴格來說林家根本是棠府的翻版。
 
 
棠寧 : 「要活得像個人」
        棠寧(吳可熙 飾)是個蕩檢踰閑的太妹,行為舉止與彬彬有禮的棠夫人還有棠真完全相反,看得出來她與棠夫人之間感情只是硬性配合,不時畫著柳依蘭風格的自畫像(柳依蘭畫風以人為主,棠寧是用畫來透露出她渴望活的像人)。平常與夫人一起共圖霸業,可實際上只是準備被媽媽利用的女兒,從以前在香港就被迫與神豬來過一段性交,現在又被夫人用找對象的理由,逼得要去與劉警官(傅子純 飾)套好關係(實際上是利用色誘去混淆劉警官辦案),結果替夫人犧牲身體也就算了,還得與夫人一起同流合汙,共謀滅門,共做白手套生意,最後換來的是被自己媽媽親手解決掉,討不好媽媽? 連女兒也討不好? 生在這個家似乎就是來活受罪一樣。在這棠寧身上看到了許多顛覆傳統的人道觀念,就拿孝順這一點來說,孝子必能感動天,孝順能生孝順子,可是在棠寧身上卻是孝子必被父母弒,孝順又生不肖子,最後還被自己女兒給出賣,實在是很可憐,因為這一切都不是正孝,而是愚孝而引起的。血觀音把愚孝形容成,愚孝不但蠢,而且十死無生,把愚孝要付出的代價發揮到最極端,你孝順一個喪心病狂的媽媽最後就是這種下場,不過仔細想想,真有這種十惡不赦的母親你又能拿她如何!? 以禮節來說還是得尊敬她(難怪導演曾說討厭儒家),棠寧看似愚到無可救藥,可實際上是沒得選,誰叫她是我媽呢? 若有得選的話,當然是選擇遠離這種要不得的惡母,不過誰知道這惡母是邪門到連女兒都敢滅口,彷彿把她生下來到養到大,都是假的一樣。
棠真 :「我是為你好!」
  棠真(文淇 飾)從小生在白手套家庭,已經13歲了,每天只能活在棠夫人的控制之下,看夫人怎麼與別人一起炒地皮等非法會議,白手套說不定是從小看到大。夫人要她學毛筆學倒茶,把一身禮儀教導給她,看似學了很多禮術,但學了更多腹黑。她沒有像棠寧一樣傻傻的著跟媽媽一起做,而是經由自由意識,把自己利益在最好的位子,像是出賣媽媽這件事情,如果她也是個愚孝之人,跟著棠寧一起走,那她可能就跟媽媽一起命喪黃泉,馬場時候若她袒護林翩翩,那以後也一樣被翩翩打壓。一個13歲的小孩無法無憂無慮的活著,體現了身處豪門的小孩也無法安富尊榮,而是必須謀利來去危就安。小小年紀就才智過人實在惹不得,不過命運卻坎坷,不但父母早夭,又遭暗戀的男人強姦,跳下火車後又斷腿,這麼聰明怎麼還會相信Marco呢?因為一個什麼都沒有的小孩子,當只剩下愛情可以去相信的時候,盡管他有風險還是想去嘗試,因為已經無路可走了。長大的棠真(柯佳嬿 飾)面對即將逝去的棠夫人,也很孝順的急於救活她,讓她插管靠呼吸器也不惜讓她活,因為身為一個孫女努力救活奶奶,遵守敬老尊賢的禮儀本就是應該的,也祝福夫人長命百歲、延年益壽,可實際上是以孝為名,送給她一個生不如死罷了。棠真有一句我是為你好這句話,打臉了傳統教育,相信每次小孩不理解爸媽用心何苦時?爸媽永遠都是這一句:我是為你好阿?其實根本是說不過小孩而丟出來的一句應付罷了,可往往小孩沒有獨立本事,所以只能照父母去做,可實際上是一種情緒勒索。不得不說血觀音似乎一直在反諷傳統觀念與儒家思想,孔子周遊列國教大家以禮相待、禮尚往來,而在血觀音裡面,這種禮節反被當作一種情緒勒索,硬要叫你學毛筆泡茶、穿端正衣服,反而是觸使你變成一個虛偽的人,所以有沒有發現!?裡面心地比較善良的反而是放蕩無禮的棠寧而繼承這種日本禮儀的棠真,反而從天真無邪,被壓抑成一個伏情隱詐的腹黑,連媽媽都不放過的魔鬼。文淇的表演更把那種白紙染成黑銅的感覺演的栩栩如生,以國中生生命經驗,要演出角色的蛻變,其實難度很高,除非是才智過人!在這種國中年紀只能考試考到焦的環境裡,竟然能花時間去演戲又奪一座金馬,全台能做到的國中生根本屈指可數,不~~應該是全台唯一一個,這我想到Natalie Portman了。
 
棠佘月影:「對不起!我插播!」
 
  棠夫人身為將軍的遺孀,也是白手套的玩家,在電影開始的時候送王院長一尊斷手觀音,講了菩薩幫夫人擋災啦?其實她在講這句話的時候,一切都已經是定局,災難指的是王院長總有一天會下台,而擋災的人就是棠寧,所以棠寧幫院長擋災啦。棠夫人早在一開始就已計畫好一切了,其實多數只是在等待事情發生而已,與中央地方政治菁英一起炒秀山,換鬥移星轉到麗水,在私吞三十億真的是高超,不過代價是要犧牲一個女兒。平常喜歡念心經拜佛把自己處在一個很平靜的位子,沒有人任何事情可以讓她感到恐懼,就連對她窮追猛打的特助送她插嘴裡插滿子彈的魚,她也可以雲淡風輕地吃下那條魚,在ktv被特助威脅還可以從容的插播,因為早已都是夫人的囊中物,任何威脅手段對夫人來說都引發不了恐懼,套一句她說的話:「當你看到恐怖的事情,只有去面對它,它就再也看不見它」,對夫人來說唯一的恐懼,就是棠寧的死,可是她面對了!所以又講了下一句:「都看淡了!但心裡沒有狠過一回!哪來的淡?」,所以面對女兒死亡,念一念往生咒就可以看淡,就可以看不見,如此良心譴責竟然能輕易放下,如果不是徹底腹黑還有誰達到此境界。棠夫人念著往生咒殺人,讓我想到《大佛普拉斯》也有對著佛拜拜,拜完後就殺情人這種情節,男人殺人前拜佛就能免除罪惡,女人殺人前拜觀音就能免除罪過,而且兩位殺過人的角色,最後都沒有接受到法律制裁,說明了好人不一定有好報,壞人不一定有惡報,一切只有良心過不過的去而已,可是台灣死刑犯將近9成都是殺人罪,所以殺人這件事對人類來說是最為厭惡,眼前刑罰真的一點都不可怕,可怕的是可能所有人都會送無愛的未來給你。
 
 
血觀音是近十年來的台灣汙點政治的整合
其實這電影非常細膩,裡面每一個情節都在反應台灣解嚴後的真實事件,小弟我把自己所明白的整理出來給大家
 
 
林家滅門vs劉邦友血案
 
  電影中在官邸裡被綁架被擊斃頭部,其實犯案手法跟劉邦友血案有相似處,一樣都是政治人物死亡,一樣都只有一人活下來,可是最終都只有躺病床功能,無法抓到兇手。到現在劉邦友血案都還沒破案,其中隱情一定與高度政治有關,現在追訴期20年已過,可能楊導是為了對此事件發出聲明,而拍這一段林家滅門。
 
Marco vs 湯英伸事件
  Marco在電影證件被扣留,強制留在林家這件事情,與湯英伸有相似處,湯英伸當初是在「翔翔電腦洗乾電」的地方打工,但因為工作時數太長店家又不付薪水,所以想提離職,可是身分證等證件都被店家扣留走不了,最後痛下殺手殺了店家的人,在去向警方自首,最終還是死刑。不過扣留證件這件事情,案例也蠻多的,湯英伸事件只是最出名的。
 
火車性侵事件在台灣戒嚴後的情況很常發生
  Marco在火車上強姦棠真這一段,是在體現戒嚴後台灣,其實真的時常發生把少女拖到廁所裡性侵等事件,而且跳車這件事情,也是非常多。
 
3628  vs 連戰匯款
  3628數字是當初連戰會給屏東縣長的競選費,在這其中也有炒地皮、白手套等等的事件,與電影情節根本如出一轍。
 
 
 
 
 
 
 
 
 
 
 
 
----防雷線----
 
 
  這部電影對我而言來說,它非常棒!它的出現讓大家拼命去挖掘台灣社會事件,因為其實這部電影就是台灣黑色政治與社會事件結合而成的一部電影,用1小52分時間就能體會到台灣解嚴後的小縮影,我也認為導演很帶種感把這幾件事情講出來,特別是劉邦友事件是真的真的很需要被講出來。而且讓我很佩服的是,裡面每一個角色都很有故事性,幾乎都能在發展外傳了,我幾乎每一個角色都要用大量文字才能把它完全凸顯出來。
 
  但這部電影有一個問題,就是太過於精緻,精緻到每一句對白都是言外之意,你如果看不懂就很難再看懂下面的劇情(但偏偏你一定又會看不懂),而且電影每一段都是重點,完全沒有給你停下來輕鬆的機會,所以很容易前面都還沒弄懂在演什麼?就發上切到下一個劇情點,所以這樣懵懵懂懂的看到最後,就是什麼都看不懂!只知道演員演戲很到位而已,對第一次看的人很容易有這種狀況發生。
 
  所以我建議大家去把血觀音的劇情大綱先看一遍,先了解她是在演什麼,再去看這部電影會比較適合,它屬於先被劇透後在看,反而會比較精彩的電影,第一次看的人,除非你很了解台灣解嚴後的歷史,不然一般會看不太懂,但即使看不懂,光是影后們的演技,就足以讓大家目不轉睛了。
 
歡迎來我的FB粉絲團:  無的存在空間
 
 
 
 
 
 
 
 
 
 

    無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