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想是何物! 或許只是兒時的妄想,長大之後看見了現實,認清了要有穩定收入才是符合現實世界的夢想,既然如此那為何還要有夢想!? 生活都這麼困苦了! 連帳單都快繳不出來了! 那還需要夢嗎!有人為了追夢窮極一生都還不一定會達成自己夢想,那追夢真得值得嗎!《樂來越愛你》這部電影講述兩個年輕男女追夢的故事,兩人完全徹底地活在夢中醒不來,甚至是不想醒,追夢是否值得! 或許因人而異,但若要完成夢想,那就必須過的比較辛苦。忍受一般人的看不起,以及眾人批評。
 
 
 
追夢的定義!?  從 進擊的鼓手Whiplash到 樂來越愛你La La Land
     《樂來越愛你》在第89屆奧斯卡一口氣入圍13項獎項,並獲獎5項,其中最佳導演獎正是由年僅32歲的美國導演達米恩·查澤雷拿下,樂來越愛你也是他的第3部電影長作,在上一部進擊的鼓手也曾入圍奧斯卡多項提名,可說是後生可畏的導演,而達米恩·查澤雷本人也非常熱誠爵士樂,在上一部《進擊的鼓手》講述一個年輕人為了練爵士鼓而拋下了一切,為了打鼓訓練連女朋友都可以拋棄,前往表演舞台的路上,開車出車禍滿身傷痕都要趕上表演,可說是為了證明自己的爵士夢犧牲一切也在所不惜的狂人,在《進擊的鼓手》裡面可以說是追夢追到有點偏激的地步了,而這一次的達米恩·查澤雷導演的第三部執導作品《樂來越愛你》,當然也少不了追夢與爵士樂的元素,可是這一次已經不再是自己個人努力打鼓而已了,而是多了尋找生命中的伯樂的篇幅,而講故事的方式也是好萊塢已塵封已久沒使用的歌舞劇手法來講述故事。
 
找回40年代風格的歌舞劇
 
       用跳舞的方式來演戲,難度是相當的高,完全考驗著演員的肢體表達能力,而且歌舞劇時常都是一鏡到底演到尾,演員只要少了舞蹈、演技、對樂、心理調適其中任何一項沒有做好,就要重拍了,光是練習就不曉得要花多少時間,可是在40年代的美國卻很流行這種歌舞劇,大家最耳熟能詳的當然是《萬花嬉春》的雨中曲,以及《龍鳳香車》舞廳表演等等,都是一代經典歌舞劇,當然說到用肢體表演決不能忘記一代喜劇大師查理卓別林,沒有錯! 在以前都沒很多攝影機可以來拍電影的時候,都是一機拍攝,也就是幾乎都要用一鏡到底,很考驗演員能力,也考驗導演的調度能力,而且藝術部份也必須是匠心獨運,才有那種藝術上的情操在。以前的人拍電影很純粹,就攝影機拿起來就直接拍了,當然這種方式也最吃底子,以人為本拍戲,有靈感就拍。反觀現在數位時代,數位機器當道,電影已經不像電影,應該稱作CG才對,而且現在電影都往爆米花商業風格邁進,以及那數不清的XXXX宇宙觀,所以以前的40年代歌舞劇類型電影也早已消聲匿跡,導演也會因為上層壓力不能想拍什麼就拍什麼,都必須符合觀眾口味前提下去做拍攝。可是總是有導演還是會想回到以人為本的電影時代,說的就是這一部《樂來越愛你》,它找回了40年代的歌舞劇風格,不敢說它十全十美,可是以現代來說它已經是非常獨一無二的存在了。
 
 
 
Another Day of Sun  陽光明媚的一天
 
       電影的開場是一群在洛杉磯高速公路上塞車的民眾,因為塞車塞太久所以各自都開啟自己的車內音響,在自己的車裡獨自享受自己的音樂世界,此時一個身穿黃色連身裙的黑人女子開始哼起Another Day of Sun的歌曲,接著下車開始用肢體語言比表達她對歌曲的熱愛,接下來身旁不認識的鄰車司機,也下來跟她一搭一唱,接著一個接著一個,全部的人都下車開始一起唱跳這首Another Day of Sun,漸漸地有人開始連越野車都拿出來對樂,搖呼啦圈的藝人也在車頂上搖起呼拉圈,4人小樂團也在貨櫃車上開始演奏,在他們演奏的時候剛好是音樂的間奏,間奏期間所有人都開始歡呼,跳街舞的開始熱舞,跑酷的開始在車間穿梭,最後所有人站在車頂上,比起一樣的動作,並一起講Another Day of Sun後,回到了自己車內,把乏味的塞車時間拍成像開派對一樣,如此想法真得有只有達米恩想的到。
 
 
       這場開場戲同時有30位以上的臨演,攝影方式是用一鏡到底的方式拍攝,技術性質極高,可是畫面上面呈現不管是攝影上,來是眾臨演身上的舞蹈動作,以及場面調度,都有契合到Another Day of Sun這首音樂的節奏,可以說是鬼斧神工,而這整部歌曲音樂的作曲人賈斯汀·赫爾維茨是導演達米恩的大學同學,在之前合作過麥爾斯泰勒主演的《進擊的鼓手》,不過賈斯汀在前作上,配樂似乎都聚焦在麥爾斯泰勒的打鼓上而已,所以印象中只對麥爾斯泰勒有深刻感覺,配樂上反而沒有發揮到賈斯汀的全部實力,可是這一次的樂來越愛你,因為是歌舞劇緣故,所以需要再音樂上作曲,光是電影開始的音樂就讓人百聽不膩,這種歌曲風格反而把賈斯汀的作曲實力都完整展現出來,在這首之後的歌曲也都是由他作曲,每一首都是扣人心弦,情緒都會跟著劇中角色走,所以這場開場戲結束後,馬上帶到女主角蜜雅多蘭(艾瑪史東 飾)身上,蜜雅並沒有像其他人一樣很開心的下車跳舞,反而在車上厭惡塞車狀況,並且剛好被男主角塞巴斯蒂安·王爾德(雷恩葛林斯 飾),按喇叭趕車,又讓女主角更不爽,從原本陽光明媚的一天,轉到他們兩個馬上又變成普通煩燥的塞車一天,呈現很對比的狀況,從大家都開心的世界裡,他們兩個卻不開心,為什麼呢!?  因為他們都是夢中人。
 
Someone in the Crowd 人群中的某人
 
       女主角蜜雅多蘭,是一個夢想成為一線演員的年輕女孩,可是現實上卻是試鏡都屢次失敗的小演員,說不定連演員都稱不上,因為實際上她只是在片廠旁邊煮咖啡的員工,在夢想邊緣處發夢,不過在一次的因緣際會下,她的3個室友邀請她去好萊塢舉辦的派對,要她去派對上碰碰被邀請演戲的機會,於是想了又想的蜜雅,決定換上藍色連身裙跟她室友一起前往派對,他們各自都穿著不一樣的單一顏色的衣服,開始在街上唱起歌,在衣服上有明顯顏色區隔,表達他們自己的個人風格,不指是衣服上而已,就連宿舍房間的牆壁,街道燈光上,都有明顯的顏色區塊,藍色、紅色、綠色、什麼都有,像是花花世界一般,而他們身穿的衣服也隱喻他們只是花花世界中的其中一朵花,也讓我們感覺到他們都是演員,可是卻都名不見經傳,心裡都夢想著自己能成為電影明星,可是卻是搖不可及,都是在等著機緣的到來。
 
 
        到了好萊塢達派對的蜜雅,並沒有就此得到所謂的圓夢機緣,原本路上一路上很開心的她,頓時失落起來,跑到了廁所裡對著鏡中自己講話,四周燈光開始暗下來,她覺得自己只是一再等待希望,不過往往都是成了失望,一次又一次讓她感到無助,派對人群之中沒有一個認真看待她,所以讓她開始渴望在人群中能找到一個,能幫助她、同理她、了解她、欣賞她、更重要的是陪伴她的某個人出現,一個生命中的伯樂一起跟她同生。對著鏡中自己唱著Someone in the Crowd的蜜雅,艾瑪史東唱的十分真誠,會讓看的人能同理到她身為演員的無奈,因為我根本認為,艾瑪史東根本不是在演,蜜雅的處境跟以前未出名的艾瑪史東非常想似,根本是借由蜜雅演艾瑪史東的人生寫照,有經歷過被人唾棄階段演員,才演得這種戲發自內心的心理戲。
 
A Lovely Night 美妙的夜晚
 
       電影的重點無疑就是A Lovely Night這一場,兩人在電影中的相遇是在高速公路上,原本只是個該死的路人甲,卻互相吸引到洛杉磯城旁的小高地上面,原本兩人是排斥著對方,但心理面又覺得彼此有點有趣,他們一起看山底下的洛杉磯城市,以及美妙的夜晚,讓他們兩人產生了同感,唱起了A Lovely Night,換上了舞鞋開始跳起舞來,如夢如幻的情節,原本彼此唾棄著對方,連換踢踏舞的鞋子都要互相干擾,但只因為一個洛杉磯天空美景,一盞小路燈,一顆獨立的大樹,就讓他們共鳴了,可見他們都對洛杉磯有熱誠,而因緣際會下卻又只有他們兩個看著這美景,沒有第三者,像是注定他們要一起來到這裡一樣。這一場戲,可以算是電影重點,在洛杉磯城上跳舞,一直都是La La Land的本意,連電影海報都是放這一場戲的橋段畫面,也佩服艾瑪史東跟雷恩葛林斯,如果兩個人的默契沒有培養好是很難達成的,除了舉手投足之間都要對上音樂,這一場踢踏舞戲,也不光是要跳舞而已,更重要的是要用舞蹈來演這種相斥又相愛的曖昧情感,真得不是能用理性可以去理解的,演員心理情感上若無法體會,也演不出來。
 
City of Stars 星光之城
 
 
       塞巴斯蒂安·王爾德(雷恩葛林斯 飾),他是個爵士樂鋼琴手,本身非常熱愛爵士樂,可是現在時勢爵士樂已經開始沒落了,所以他時常抱著想復興爵士樂的夢,想開一間爵士樂主題的俱樂部,可是實際上他只是個餐廳駐唱,每天只能彈聖誕歌、小蜜蜂、這些普羅大眾喜歡的歌曲,在隨後又加入了與自己不相稱的電音樂團,活的不開心,跟蜜雅一樣,有夢難實賤,蜜雅聽到了賽巴彈奏爵士音樂被他所吸引,在星光之城下的兩個開始分享彼此的夢,發現對方都是跟自己一樣是追夢者,可是卻屢屢遭挫敗,那種感覺就像是找到同類,蜜雅不喜歡爵士樂,賽巴也不是演員,他們的夢想是南轅北轍的,但是蜜雅卻願意為他再去重新喜歡爵士樂,而賽巴也願意為她而重新喜歡演戲。願意陪她去華納片廠走走,願意陪她看電影,其實也沒有做什麼偉大的事情,就只是彼此都有把對方放在心上,陪伴對方,一起放下被世俗看待,回到築夢的純粹真誠。
 
Planetarium Scene 天文館
 
       格里斐斯天文台,賽巴與蜜雅看完某部老電影後,來到了這裡,裡面有特斯拉電流,有滿天星斗的浩瀚星空與銀河,兩人浮上於天,在宇宙裡跳雙人舞,像是在浩瀚宇宙中有那麼多顆恆星,要在這幾千億顆中找到相遇的那個人,是千億之一的機會,兩人開始惺惺相惜,走像迪士尼王子與公主的風格,從星空下落下,彼此相愛相吻。
 
       這一段戲一句台詞都沒有,完全無法用理解的方式去詮釋,放下自己的大腦,用心去體會其中的涵意。感情是身為人的最大利器,若是一般動物的話,相愛就只是單純交配的過程而已,但因為我們都是人,所以在相愛這個過程上,每個人都可以與眾不同,這是也一般動物所無法去做到的。身為人,就會像蜜雅與賽巴兩人一樣,漸漸從相知相遇走到了相愛相惜
 
Audition 試鏡 
 
        蜜雅因為試鏡失敗太多次,所以打算聽賽巴的建議,自己寫起劇本來演獨角戲,可是俗不知,自己表演的那一天也是慘遭滑鐵盧,被台下觀眾冷嘲熱諷,負評雖然不斷,可是卻有台下導演看見了蜜雅對戲劇的用心,所以邀她來試鏡,原本的蜜雅得知到這消息,她早已心灰意冷,因為受到太多挫折,之前試鏡時候,不管演哭戲剛好評審電話響,還是演到一半就突然被阻礙,都讓她痛心太多次,她打算放棄當演員了,放棄這一段夢,選擇跟現實妥協,好幾次的機會都慘遭失敗,這一次又有機會來,那又如何!? 這時候是賽巴硬要求她去參加試鏡,馬上八點準時到她家接她去試鏡,蜜雅看見賽巴的用心,終於被說服,在試鏡那一天,她穿的非常樸素,不像之前穿的花花綠綠,導演要她自由發揮,講屬於自己的故事,於是她就唱了有關她姑姑成為演員的主題曲,也就是Audition這一首歌,敬那些追夢的人,雖然不知道為什要堅持這段夢,但相信能成為世界上有用的一份子。The Fools Who Dream(愚人追夢)。
 
艾瑪史東 The Fools Who Dream
       當蜜雅唱Audition的時候,我也不自覺的紅了眼眶,總是覺得有夢想的人真得是很傻,會過得比人辛苦,被別人恥笑,又不曉得要與現實間拔河多少次,更重要的是夢想是自己的理想,並不是什麼對世界有特別幫助的事情,是對自己有意義罷了,吃力不討好但又要堅持,我真紅了眼眶了,因為我自己也有大夢,可是一在被現實消磨掉,看到艾瑪史東的表演,覺得夢想是自己的信念,不該輕易被跟現實妥協,劇中蜜雅的真誠流露表演,讓台下導演決定要她前往巴黎圓夢,5年後成為了無所不知的一線演員,現實中艾瑪史東也憑著《樂來越愛你》拿下奧斯卡金像、英國電影學院、威尼斯影展等的最佳女主角,艾瑪15歲就大學輟學直接跑去好萊塢演戲,曾經也受到許多挫折,最慘有幾個月連試鏡都沒辦法試鏡,就一路演戲,演到《女郎我最兔》才有一點點的曝光率,一直到2010 年主演《破處女王》才讓她嶄露頭角,到了現在成了奧斯卡影后,當初她15輟學的行為,讓我們知道艾瑪史東也是典型的追夢的愚人,只有一股熱,但成敗也是那股熱,才28歲的她,算是成功了圓夢,但往後人生必須還要自己去定義。
 
以夢想為包裝,實際上是個愛情電影
 
       當初蜜雅成功成往巴黎演戲時候,就跟賽巴分道揚鑣了,從此沒有見到面,五年後蜜雅成了一線演員,各街道上的大海報都有蜜雅的身影,這時候她跟著自己的老公來到一間爵士樂俱樂部,上面寫著賽巴,進去後沒想到就是賽巴本人開的爵士樂俱樂部,這時賽巴正在台上彈奏爵士樂,蜜雅進來後,賽巴就看見了蜜雅,但他並沒有馬上相認,反而是開始彈奏他與蜜雅的主題曲,讓兩人回憶起當初5年前他們一起相輔相成的築夢片段,可是這場回憶讓他們倆感到很遺憾,因為雙方並沒有好好把握彼此,應該要從一開始就該相愛,而不是一直處在曖昧階段,這時候兩個雖然都圓了自己的理想夢,不過也犧牲了兩人間的完美戀情,沒想到這是一體兩面的事情,他們以夢想為底建立起了愛情,不過卻沒有把握到愛情,而只有顧慮到自己夢想,電影結尾以這種遺憾收場。
 
 
 
自己個人想法
 
       整體來說樂來越愛你拿過多少獎,已經不用再贅述了,不過這部電影徹頭徹尾,是一個只能用心去感受的電影,例如: 在洛杉磯山上賽巴跟蜜雅在一盞路燈下挑舞的那一段戲,以及在格裡斐斯天文館星空中跳舞那一段戲,其實都是無法用理性去解釋的,如果看的觀眾是用理解的方式想來理解這部電影,那你一定會一頭露水,因為當大家都以為這是一部追夢勵志電影時,那就錯了,因為這是一部愛情電影,他們起初是假借夢想為由,藉此想找到自己生命中的伯樂,但如果這是一個愛情電影,那也錯,因為沒有夢想他們兩個是不可能相見,有了夢想他們兩個最後又一定得分道揚鑣,所以電影在夢想及愛情定義上其實是很模糊的,它無法做一個絕對的定義,所以不管你定義這是一部夢想勵志電影,還是愛情電影,我只能說都是對! 也可能都是錯! ,但更重要的是,樂來越愛你復古了40~50年代的歌舞片風格,也讓我們知道,被稱做築夢工廠的好萊塢,沒有什麼電影是拍不出來的,但我們想不到的是在40~50年代的時候,好萊塢起初是用什麼方式去拍片的,才有今天這般成就。
 
 
 
 
電影經典台詞
The Fools Who Dream  愚人追夢
 
歡迎來我的FB粉絲團:  無的存在空間

    無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